公平

       - 生命發展的極限

公平

生命發展的極限

     我有兩位十分要好的企管研究所同學,分別在不同的公司,擔任高階主管的職務。奇怪的是,他們不約而同的計劃或已經著手跳槽的行動。我問他們背後的動機,為什麼在公司已處於一人之下千人之上,還要做這種近似冒險的舉動?結果他們竟都表示,由於自己的意見似乎已不被上層所接受,感覺到自己不再受到重視,心中不由升起一種受到不公平對待想法,與其未來被迫離開,不如自己先行告退,保留一些尊嚴。

    其實提到公平,一般認為就是一種平衡的現象,也就是在相同的情形之下,人應受到相同的待遇。這種觀念,其實先天上就有一些缺陷存在。試想,是由誰來決定什麼是相同的情形,什麼是相同的待遇?我們又是依據什麼標準,來斷定現在是處於相同的情形或是受到相同的待遇?在這判斷過程當中,其實早已隱藏了可被挑戰的主觀意識。

    有人說過:「要想兄弟鬩牆,團隊中成員分崩離析,最簡單的方法,就是對每一個人有明顯的差別待遇。剩餘的事,就交給”不公平”去處理就可以了。」

    這種因比較而產生的公不公平心態,其最主要的起源是來自於一種認知(不管是自己想出來或是被告知的),認為在同一個層級之上,所有的人都應該被公平對待的。若自己和其他人本來就被認定,不屬於同一個層級,而打破不同層級之間困難度又高(甚或需革命等較激烈的手段與代價),則除非被逼進絕路或受人煽惑,否則不平的心態很少會發生。

    不論觸發者的本意如何,是不是真的為了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大眾著想,還是為一己之私,公平的議題確實能輕易被有心人士所操控,而它所引發的不可知結果,也往往改變了我們個人的理智思考,限制了整個人生的發展,也對現有體制產生了衝撞。好的一面,它可瓦解視為當然的不公平機制,藉由對抗,產生新的認知與突破現狀的行動。但是大部份的成果,會被隨後產生的新優勢階級所利用而變質。

    由於我們對是否被平等對待,有不可言喻的關切,因此我們極易因某些未預期的因素,而落入爭取公平的陷阱中,以致偏離了我們對生命目的追求的軌道(追求平等絕不是生命的目的,因為太過於主觀,無法清楚定義),甚至本末倒置,把追求公平變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。因此在我們建制的人生思想體系中,公平是位於最外圈的,換句話說,它的存在,並不能增加我們的行動與價值,反而限制了我們能夠發展的範圍。

    基本上,為了讓自己的人生更加的自由自在,我們可以從消極及積極兩方面來處理公平上的限制。在消極方面,我們可以採取一些手段,來避免因公平的迷思而產生的負面限制。其主要的方法是以對自己,以及對他人的容忍態度來進行修正,以所謂的「阿Q」精神,讓主觀的妥協想法改變客觀環境上的不公平。

    在積極方面,則可以運用自己的理智,來決定自己能控制與不能控制的情形,並善用選擇的權力,確定何種不平我們應據理力爭,何種不平應該被輕輕放過,不再計較。這種做法不是讓我們設法繞過或避掉這類生命的限制,而去尋求更高的人生境界。更進一步的,若我們能化被動為主動,不只是針對別人對於我們的不公平對待,能以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它,同時也能以公平的方式對待他人,所謂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,則對於減少世上的不公平現象,就更有助益。

連絡電 0972775317

Copyright ©  亞柏企管顧問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

AMEE Consulting Center 亞柏企管顧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