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憲生說法

山寨會是另一種價值認同的方式?



「你知道嗎?我一生中最痛恨就是山寨版的東西!」,在會議中,大老板義正辭嚴的表示。「每次想到我們的心血結晶被別人無償地拿去翻版使用,我就覺得心在淌血。這可是兵不刃血的強盜行為啊!真是太可惡了!」「可是我們自家的產品不也是在參考、引用了別人的想法及內容,這樣算不算山寨的行為呢?」,同事向我低語。


在現實中,我們對山寨版的東西其實是又恨又愛。


恨的是,這些山寨東西在沒經過原創者的允許,也未投入大量資源的取巧下,就坐享其成。不但造成了原創者財務上的損失,讓他們因心血被剽竊而悶悶不樂,甚至失去了繼續投入創新的成就感。而且在低價訴求下,也減損了原創物品的原有價值。


可是對消費者而言,除非自己真的很在意獲得的是不是真品,擔心山寨品的品質是否低下,否則在價廉物美,甚至還獲得比原版更多好處的情形下,擁抱山寨品也是合理的行為。


其實,太陽底下無新事。除非是劃時代的跳躍,否則多數所謂的原版或創新都是奠基於前人發展的結果上。因此在廣義上,它們都是之前人們心血的結晶,再透過進階、整合或轉變後的山寨版。


有人曾表示,山寨其實是對原版價值認同的反面形式。因為我們只會對自己或大眾認為有價值的人、事、物,興起效尤之心;認為透過複製可以為自己創造出更多收穫。因此,沒有山寨版的原創可能就代表著,無人認為它具有持續推廣下去的意義。所以即便是思想家、藝術家或科學家,恐怕也會希望有許多跟隨者能根據自己的心血,繼續地發揚光大下去。


換句話說,也許山寨是一種另類的原創宣傳。


雖然山寨可能會扼殺創意及原版的價值,讓取巧的人獲得不當的收益,對原創者絕不公平;不過,它也提供了原創者一個精益求精的機會,讓山寨永遠無法跟上。


如何與『狼』共舞,以找到最佳的方式,將是我們必須持續關注的。

識別下方二維碼,關注”憲生說法”

公眾號公眾號ID: TBOLFX


5 次瀏覽0 則留言

連絡電 0972775317

Copyright ©  亞柏企管顧問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

AMEE Consulting Center 亞柏企管顧問